2016年6月25日 星期六

Miss Wu 開課衝衝衝 (III)--課堂討論的藝術



(圖為學期中忙裡偷閒跑去Sequoia National Park 度假所攝)

(開課系列文前情提要開課開場白課程大綱是什麼

為期十週的quarter system真是馬不停蹄,期末成績都已經送出了,才有空來寫課堂討論的心得回顧。有別於目前比較常見的,從學生立場來寫的美國上課心得,這篇心得是我以授課老師的立場來寫的,內容也比較偏重教學方法和活動的討論,專業的部分較少(有人想跟我一起讀近代中國思想文化史的東西嗎哈哈)。除了盡量捕捉課堂討論的實況之外,希望透過自己當老師的經驗,讓讀者知道課堂討論的邏輯和運作方式,如果有一天去美國當學生,能知己知彼(老師),將課堂討論的學習效果發揮到最大。

課堂討論一直是不少留學生面對的主要挑戰之一。產生這個挑戰的原因有很多:如聽不懂老師問的問題、跟不上上課討論的節奏(英文思考比較慢,或者想講的東西被同學講走)、不習慣聽到自己的聲音,要大聲講英文會害羞等等。這些原因有些是主觀的、有些是客觀的。例如每個老師的風格不同,每個班級組成同學的氣質也不同(例如若班上有特別aggressive的同學,大家的發言機會可能都會受到影響),每個同學的個性也不同(有些人喜歡隨口就說,有些人非得把發言的草稿寫好才開口)。這篇短短的心得無法兼顧各種特定的狀況,只能就最普遍的情形來討論,讓大家日後遇到各種狀況時能有個參照,能快速適應環境,調整自己的步伐。

過去一學期我教的是討論課(seminar),理論上學生需要從課前閱讀和課後討論中找到答案,老師是不講課的。在這個設定下,每週三小時的討論課對老師和學生來說,都是腦力密集的活動(沒人開口說話就等於沒上課)。在課堂上,老師的角色比較像是個主持人,透過簡短的介紹和發問,引導學生發言,讓學生從討論中確認議題並找到答案。當然,老師所做的並不只是單純提問而已,而是要觀察學生針對問題的反應和回答,調整自己提問的內容和方向,讓討論能持續並順利的進行。

上面說的有點玄,這些功夫也不很快就能學的起來,更別說是爐火純青了。幸運的是在我開課之前,已經有兩年當助教帶課堂討論的經驗,似乎是學校或系上的規定,授課老師(就是負責lecture的老師,也是助教的supervisor)會去觀摩助教的討論課,並針對上課的情形給助教建議。我合作過的老師都很認真,常躲在最後一排打瞌睡減低助教緊張,其實偷偷做筆記,鉅細彌遺的記下很多自己身在討論課中無法注意的細節,例如:

「你發問之後要等久一點,讓學生消化一下你的問題,不要急著自己講出答案。」
「你帶討論的時候都習慣看右邊,左邊的同學舉手你都沒看見耶。」
「剛剛有些同學回答的內容不完全對喔。你在鼓勵同學的同時,也要提醒他們對文本的理解要正確喔。」
(還有很多各式各樣的大小問題,我真的很懷疑我的老師們真的在打瞌睡嗎XDD)

各種問題中,對我來說最難的就是要有耐性,等待學生思考消化我的提問,不要急著自己開口說話。一方面是我天生個性比較急,大概等個三秒(誤)就覺得受不了,想打破教室裡的沈默。二方面因為時常寫作,或習慣不停修改自己的表達。這兩者加總起來就會產生一個靜不下來又一直不停自我修正的老師(光是想像就覺得很可怕吧哈哈)。後來教學經驗增長,時常提醒自己要有耐性,並且不僅鼓勵學生回答問題,也鼓勵他們針對我的提問發問,這樣有助於更進一步掌握我的表達和學生的理解之間的差異,透過持續來回的溝通,帶領學生從了解問題開始回答問題。

當然啦,因為我目前授課的對象是大學部的學生,學生的學術訓練尚淺,對於課堂閱讀材料的掌握有時可能不甚理想,也比較容易出現沈默或不了解老師發問的狀況。此外由於課程沒有設定擋修,所以同一門課長每個學生的背景知識程度也有差異。如這次我的班上,有些同學已經上過完整的中國通史(lower division,開給大一大二的通識課程),也上過我的老師們所開設的中國歷史相關的討論課(upper division,開給大二以上主修歷史的討論課);有些同學這次是第一次上東亞歷史相關的課程,光是搞清楚中文姓名中姓和名的位置,就花費不少時間。面對這樣背景知識不一的班級,我的做法是讓同學彼此之間互相學習,例如請有中國史背景的同學簡介相關的時代背景,請其他同學觸類旁通,援引他們在其他歷史課堂上(例如世界史、美國史,或歐洲史等等)學習過相關的例子,提供一些比較的觀點。此外,多和時事連結還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例如有一週我們討論二十世紀初期大學和中國政治的關係,就以當前大學和政治的關係做引子,同學們感到過去的歷史和當下的自己切身相關,談的熱切,也就學的熱烈。

不論是那一種帶領討論的策略,主要的目的是幫助同學了解課堂閱讀材料的學術脈絡、主要的論證、以及針對這些論證所採用的方法和材料做出批判性的思考。我一向認為發表己見固然重要,但欣賞他人的研究興趣,能穩健地評論他人的學術貢獻,才是健全學術發展第一步。有一種受過訓練的學術同理心,才能不卑不亢的面對自己的研究,這也是教學的目的。配合設計好的學期課程大綱,帶領學生在學期中,逐步培養和課程主旨相關的背景知識,到了學期末,學生的背景知識比較完備了,和學期初相比,對於相關議題的掌握程度增進不少,更加言之有據,這也間接證明了這學期討論課的成效:-)

在接下來的系列文章中,我會分享(剛改完期末報告...)為期十週的寫作培養過程。如何把一群小樹苗拉拔成新生的樹林?請看下回分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