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分享一個觀察美國高教現況的網站: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image credit: Biff for the Chronicle Review)

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有三年沒分享英文學習/高教學術相關的網站了,因此寫了這一篇文。這次要介紹的是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中文名稱應該翻成《高等教育紀事報》,成立於1966年,已經有五十幾年的歷史了。主要從文化與政治等各個面向,介紹美國高等教育的現況、重要或發展中的議題,也對於學界中各種身份、各種生涯階段的成員提供建議。反過來說,《高等教育紀事報》也是從高等教育了解美國文化與政治的重要媒介,更是學界中人尋求專業見解的參照。

我在FB上追蹤這個媒體,看報導與分析已經好多年,特別是The Chronicle Review的許多文章,對我學術生涯中的決策有過很重要的影響。舉例來說,這篇2017年點閱數最高的文章,The Great Shame of Our Profession現在讀起來仍歷久彌新。作者研究專長為文學批評,是首位以兼任教授的身份獲得了Truman Capote Prize for Literary Criticism Prize 的學者(獎項全名為Truman Capote Prize for Literary Criticism in Memory of Newton Ariven,後者是Capote 的好友,在1960年因同性戀被Smith College 開除)。作者以文學為本行,文章寫起來文筆流暢,渲染力強,以自己的經驗尖銳批判人文學科博士的供需失衡,以及更重要的(人人習以為常的)博士與教職供需失調,學院內部經濟剝削、與不平等的權力關係。文章最後,筆者以文學意象捕捉一種走出象牙高塔迷茫之後的悵惘:

It is suddenly seeing yourself 10 years ago. It is remembering how powerful the word "system" made us grad students feel...It is being told over the phone that you have won an award...finally grasping, after all these years, the change is more cunning then we were prepared for, that change is as gentle as the snow falling faintly onto the surface of the lake...

⋯我忽然看到十年前的自己,記得當我們還是研究生時,我們覺得「體制」這個字眼是多麼強大⋯你接到電話通知說你得了獎⋯我終於覺悟,在這些年之後,改變來到眼前的姿態,比我們所準備的更加狡詐,輕柔的就像雪花靜靜的飄落湖水表面⋯⋯)

我一直認為,唯有在足夠的資訊與瞭解下,才能做出最合適與優化的判斷。有些分析與評論,雖然尖銳,但幫助讀者掌握現實,在變動的大環境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姿態與位置。The Chronicle 的報導與分析,多少影響我成為一個獨立學者的決定,進而建立起現在自己的學術定位與認同。

將這媒體分享給讀者們,希望提供一個可以比較深入了解美國高教現況的管道,更重要的是,希望替有志赴美求學的讀者,打破台美之間的資訊不對等,讓我們對美國高教的現況,不再只是「老師說」、「同學說」、「代辦說」,從相對專業與完整的報導切入,在留美前就成為「準」內行人,對學術生涯的追求有更多主體性(agency)、更多培力(empowerment)。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出國出國開會去--Part VI (會議臨場與收穫)


寫著寫著終於來到這次AAS系列的最終回了,(前情提要:投稿會議準備投稿文章準備會議簡報怎麼做),為何開頭要放這張冰天雪地的照片呢?老實說我是盤算著DC的櫻花季,想在會議「之餘」(絕對不是要中途落跑),在春風徐徐中,徜徉在波多馬克河畔賞花,才有動機報名會議的。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抵達DC之後天氣在零度上下起起伏伏,到了會議的前一天居然索性下起大雪,一片冰雪連天,花苞沒被打落就不錯了,哪還有花可賞。

好吧,這也就是老天要我好好待在會場,老遠來了,安份地參加會議的意思。我的panel 時間非常理想:週六早上十點,既不太早也不太晚,沒卡到早午晚餐時間,也不阻礙聽眾賴床睡個飽飽再來。當然身為報告人兼小組組織者,我還是很乖乖地九點多就到了場地外面徘徊,先準備器材,遇到認識的人打打招呼。一進會議室空蕩蕩(場地沒排八點開始的panel),走進去一看我們的評論人已經坐在裡面做準備,打過招呼後(當然不能先套招說欸請問你等下要問我什麼問題啊),就開始測試器材和投影片。


(圖為友人所攝,專程來聽小組報告並留下美好記錄,感謝她)

因為各篇論文內容的關係,我被安排在第一位發表,完全沒熱身的機會。不過既然是期待已久的會議發表,可以在小組中第一位發表也是求之不得呢(哈哈)。接著主持人的介紹,說了自己事先設想好的開場白,讓聽眾笑一笑,振奮一下大家的精神,就開始播放投影片,按照事先練習過的內容,開始(自得其樂)的發表起來。

實際演練結果,完全沒背稿或看稿(應該說我根本沒寫講稿),以投影片做提要現看現講,約90%都和預演的相同。只有最後一頁的take-home messages,講到對於歷史研究的自我期許,心情太high 有點語句稍有不順。這場小組的聽眾不多,但本領域的主要學者(至少是我想得到的人)都來了,也有一些同輩的朋友同好(大家都沒提問,好客氣)。聽眾中我最在意的還是自己的指導教授。小時候我總以為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指導教授坐在台下聽自己報告,現在長大了一點,覺得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有帶著自己長大的老師,面帶微笑在台下聽完自己的完整報告(以及整個小組發表),除了感受到溫馨鼓勵之外,也是一種同行同儕的認可。

Q&A 部分,提問的聽眾展顯了一個很有技巧的發問方法:先問一個關於研究方法或概念普遍性問題,再針對自己特別感興趣的發表發問。這樣每個發表人都有機會和聽眾互動,又可就研究內容的特定細節討論。我們的小組成員背景多元(歷史、東亞研究、表演研究),發表後的討論也多元熱烈。會後也和小組成員及一些與會聽眾繼續續攤聊天,非常盡興開心。

最後總結心得,回顧不算長也不算短的學術生涯,深深覺得機會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努力不在拼一時,在長久持續不懈的投入琢磨。在美讀書期間雖然開會方便,針對AAS的投稿卻屢投履敗;回台後,台美之間的空間距離拉遠了十萬八千里,靠著網路科技以及同好的合作努力,寫出小組及個人發表摘要,順利獲得發表機會。事後回想,此次開會的時間點,對自己的學術生涯發展來說,也許是最好的安排。我已經完成博士論文,有了發表同儕審查文章與審查學術投稿的經驗,更加了解學術研究的構思、組織、與表達。因為這樣,此次會議發表才能呈現比較完整的研究結果,以及一個相較於過去更為成熟的學術自我。

寫這篇回顧文的時候,台灣已進入炎炎盛夏,回想不過兩個月前美東的乍雪時晴,人生行旅匆匆,從美東凜冽的早春,美西煦煦的藍天,到海島上濕熱黏膩的熟悉,一直握在手中的多半是自己決定必須追求的東西。終於完成了這個系列的會議發表回顧文章(耶沒有拖稿),接下來要努力將會議發表再改寫成論文投稿,用另一種形式分享研究成果,連結同好。部落格的寫作方向也會因應暑假即將開始的申請季節,繼續寫些相關文章幫助有需要的讀友囉。

2018年5月2日 星期三

出國出國開會去--Part III (會議簡報怎麼做)


(圖為這次AAS我的簡報的封面頁,圖中四個京劇中的角色,取自Zucker 1925年版的The Chinese Theater一書中手繪的插圖。每本書的插圖皆為當時手繪而成,除了傳達角色的特性,也透露出手藝品特有的「人」的氣息。)

我大概有一種「系列文章的最後一篇寫不出來」的毛病,折騰了一番在出國出國開會去的第一集第二集之後,終於要來寫這第三集。第三集想講的是會議簡報的準備。事先聲明,我沒有特別鑽研過簡報製作和上台發表的技巧,本篇主題在於從我自己的思考和經驗,來討論會議簡報這件事情。對於這次AAS的簡報,我的目標只有一個:

「我不要唸稿,而要對著聽眾講話;我要傳達的不只是會議論文字面上的研究成果,還要包含自己對於研究的思索及展望。」

根據設定好的目標,顯然簡報的製作便集中在呈現會議論文的最核心的發現與最有趣的材料,而非論文的濃縮或摘要。什麼是最核心的發現?我的想法是,「不需要投影片輔助,只憑口頭交談,也能讓對方聽得津津有味的論述或分析」。什麼是最有趣的材料?就是會讓人眼睛一亮,且足以佐證核心發現的研究題材。把握這兩個原則,考慮會議發表的時間(約二十分鐘),很快從會議論文整理出投影片的內容,穿插相關的視覺圖像,依序製作成投影片。

由於強調面對聽眾的溝通,故不另寫講稿,而是針對每張投影片寫“presenter's note”,幫助自己看圖說話,同時讓投影片真正成為口頭發表的輔助工具。以往我的會議發表,多半依據會議論文另寫講稿,雖然也製作了投影片,但現場發表時往往變成唸稿為主,過程中投影片一張張往下按,但由於以講稿為主導,投影片可能流於佈景,聽眾有「聽」沒「看」,口說與圖像沒有整合。講稿也因用語太過書面,失去口頭發表最可貴傳達自己想法的機會。

這次發表除了認真思考如何避免上述問題,又有雄心大志想把握機會,好好說說自己在歷史研究方面的學思所得(純粹因為平常試過著家居生活的soho族,難得有聽眾啊)。因此在簡報的結尾處,特別認真思考了三點"take-home messages",從個別研究的層次提升到方法學與學科發展的層次,提出自己的一些見解,以及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Take-home messages,顧名思義,就是整場簡報聽下來,腦中有印象,能記得帶回家的東西。 可想而知,這樣的資訊是概念式的,甚至可說是一種印象,但有進一步思考與討論的潛能。此次AAS的簡報,是我第一次以take-home messages的方式結尾,再作結論之餘,直指大方向,讓聽眾能有所得,離開會場後,心中仍能有些值得玩味的東西,繼續追問思索。

寫到這裡,發現這次實際會議的經驗還沒寫半字,看來這系列還無法就此結束啊哈哈。下一篇,最終回合,要來寫我如何因會議宣傳的「DC開會賞櫻花」而滿心雀躍,結果卻冒著風雪前往開會,與實際的發表過程及收穫,請別錯過最終回喔。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出國出國開會去--Part II (投稿文章準備)


(上圖是這次會議正式的小組摘要和發表的時間地點,想想也是一份歷史文件啊,留下來作紀念。好奇我到底在研究啥的讀者也可大概看看,我的學術研究到底是在做些什麼:P)

絕不拖稿,延續出國出國開會去的第一集,第二集來了。有句話說得好,收到錄取通知後,比賽才開始。在籌辦小組的時候(為什麼開會要籌辦小組?請見上集的說明),心想博士論文的內容應該可以和大家配合,就拿那個來報告吧。所以我胸有成竹的說沒問題~I can make my contribution!我有已經寫得差不多的東西可以貢獻!據此也就構想了整個小組的主題,寫出了小組摘要,當然我也寫出了自己論文的摘要。

開始真的準備會議論文後,如意算盤很快就被打破。當我打開年代久遠的博士論文第二章(有多久遠?大概是三年多前寫的這樣),一看就知道原訂計劃完全行不通。首先博論章節實在太長,居然多達一萬八千多字。仔細去看內容,真不知道當年為何我親愛的老師會有那樣的耐心逐字看完批改(一定是充滿了教育愛的緣故),更不知道為何當年我有那~麼~多~的心事(ㄈㄟˋㄏㄨㄚˋ)可以寫。一下引述這位學者,一下引述那位學者,自己的論點只寫一點點。真正可以發揮的論點不寫完整,少數原創的內容又多半重複,實在是無法見人啊(寫到這裡突然覺得還好我沒去大學裡面當老師,不然應該火力太強收不到學生)。

總之,這一萬八千字的博士論文章節,需要大加修改才有可能在會議上發表。其實因應不同發表場合,不同目的,以及自己對研究議題的深化了解,本來就是學術寫作生涯關鍵的一部份。若只是照本宣科,在哪都念一樣的經,那也挺無聊。冷靜下來想了想,擬訂了幾個策略,1) 篇幅必須精簡到一萬字以內,2) 內容要集中在「自己」的分析與論證,行文結構不應被現有研究成果所引導,3) 值得深入的論點,一定要寫好寫滿,不要有「留到之後我再寫」的想法,有什麼想寫的,要寫就是現在。

上面三個策略的順序其實也是實際進行修改時的順序。其中最簡單的就是1),秉持著「寫不如改,改不如刪,刪要爽快」這樣的原則,一下子就把原本的內容刪掉大半。剝除了非必要的枝蔓,才看得到值得進一步深化發揮的東西。這樣便進行到了2),真誠地面對自己的研究進程,是否真的在此研究課題上有所突破,有哪些是自己的創見。這樣延續下去,便會進行到策略3),所謂值得深入的論點,也就是本篇論文獨特的論點。所謂「獨特」,很白話的說,就是讀者在別處讀不到,非得在本論文才能讀到,而且讀後會有益處的的關鍵內容。因為在策略1) 中已經精簡掉大半的內容,等於替2)和3) 預留可以發揮的篇幅,故進行到後面的步驟時,便可以在合理的字數下最完整的表達自己的研究成果。

上述策略說來不難,實際上進行起來還是需要時間的。以會議發表的運作來說,因為評論人需要在會前收到三篇會議論文,有充分的時間閱讀並提供高品質的評論。因此實際繳交論文時間又比會議時間早。這次的會議發表雖說在三月底,但二月遇到過年,也佔去不少準備的時間。不過既然隊友已經找好,入場券也拿到,會議論文是勢在必行(再懶的人都有潛能)。最後還是如期順利完成了文章修改,藉下來就是根據論文的內容來準備簡報(是的開一次會就要準備這麼多東西),打包行李出國開會了。相關的經驗和心得談,請詳下集喔:-)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出國出國開會去--Part I(投稿會議準備)


前陣子趁著忙完一輪申請旺季的空檔,把握時間去美國華盛頓DC參加了2018年美國亞洲研究學會(Association of Asian Study, AAS)的年會。這是自從博士畢業結束UCLA 的工作回台後,第一次回到美國,也是第一次有機會參加AAS 這個全美國最大的亞洲研究會議。似乎應該寫些文字來紀念一下(哈哈),系列文章預計寫三篇:第一篇介紹會議和投稿的準備;第二篇寫會議發表的準備;第三篇寫會議的體驗後收穫。老話一句,絕不~拖稿~~(握拳)。

AAS 的年會是亞洲研究學界最大的會議,共有四百多個小組討論、三千多名與會者;吸引的不僅是美國的亞洲研究學者,也包含來自世界各地的發表人。對於學界中人來說,這是一個發表研究、更新學界研究趨勢、市場動態,以及和師門故舊更新近況(聊八卦)的好場合。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測試自己學術能力,擴展學術影響力的天大良機。坐在台下聽你報告的可能是你領域中的大師,會後的交談與討論更是促成日後學術合作的好機會。

AAS的參加機制很有趣,會議主要是以小組發表(panels)來組成的。白話說法是:歡迎報隊參賽,不歡迎單打獨鬥。有興趣在會議中發表的人,需要先決定小組的主題,找到至少另外對主題有興趣的兩位發表人,並找到一位願意評論所有會議文章的評論人。為了讓小組發表順利進行,還需要有一位主持人,介紹與會者,控制時間流程等等,不過主持人可由發表人或評論人兼任。這樣的規定下來,光是組隊,就需要花一番功夫,有潛力或學術成就高的學者人人搶,慢點問就變成別人的隊友了。飛機和住宿不便宜,要找到願意從其他地方飛到會場參與會議的學者也並不容易。最重要的是小組中的發表人,要有相近但不相同的學術興趣,幾位發表人有各自的研究課題,又可以彼此援引,共同呼應小組的研究主題,激發新的學術靈感,才能形成一個cohorent and inspiring panel。

參與如此一個重要的會議,自然學術人生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說來有趣,我在博士班後半段年年試著組隊投稿參加AAS會議,一次都沒成功。反而在畢業回台之後,應友人邀請下,共同擔任小組籌辦人(organizer )兼發表人,尋找第三位發表人與評論人的過程也一邀即中,非常順利。因為是以小組形式申請,除了申請人需各自寫好自己的論文摘要外,還需要寫一個整個小組的提案(附關鍵字)。三位發表人分處台美兩地,三個城市,便以google doc 的方式協作完成了這份提案(讚嘆google)。再經過將近兩個月的等待,終於收到了AAS寄來的申請通過結果:

I am pleased to report that your Organized Panel Session proposal entitled Connoisseur-Researchers, Musical Notations and the Shengping Shu Archive: Establishing Chinese Drama Studies as a Field of Knowledge in Early Twentieth-Century China, is among those selected to appear on the program in Washington DC, March 22-25, 2018

這段文鄒鄒的文字代表著什麼呢?代表我們組隊成功,我也要開始準備DC之行啦。不過在那之前,還得寫好論文,準備好presentation,才能信心滿滿地出發呢~準備的過程總是辛勞漫長,細節如何?請看下回分曉。





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

祝各位讀友新年快樂


(圖為2017年底的台大總圖前廣場)

到了忙季,自動切換入無限部落格拖稿的迴圈,趁著年假冒出頭來呢喃一番,祝各位讀友新年快樂恭喜:-)。常讀我部落格文章(或看過關於我的小簡介)的讀者,都知道我除了透過編修服務幫助同學讀友申請歐美研究所外,在取得博士學位之後,也持續以獨立學者的身份進行自己的學術研究活動。不知大腦的詳細機制如何,但我喜歡到咖啡廳改稿,聽聽人聲囈語;寫學術論文或審查意見,則習慣到圖書館工作。年底前進台大總圖寫稿,巧遇廣場上的畢業團拍,活潑洋溢的氣氛,朝向藍天,指著未來。這一兩年來我雖然沒有指導學生(大學生或研究生),但因為編修工作的關係,彷彿也指導過一批批(還不敢說無數的)同學或申請人,幫助他們理解自己,表達企圖與心意,開啟人生中的下一個章節。

忙季還未結束,已經傳來一些2018年錄取的好消息,祝要啟程的人鵬程,開始準備的人勇敢,而我也會在這裡繼續努力,做各位幕後的推手,也推動自己的人生。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留學文件編修心得分享(CS、HCI)

和讀友們分享一篇蠻特別的編修服務心得文,這篇文章的案主不僅和我合作了非常多~份文件(感謝她的真心託付:P),並且跨越HCI和CS兩大領域,在兩個領域都取得非常好的錄取成績。在心得文中除了可以看到詳細的合作過程,更重要的是如何一稿多投,在最經濟有效率的情況下,達到最優化的錄取結果。

以下全文照錄~

作者  jen77123 (小不點)                                     看板  translator
 標題  [心得] HCI與CS留學申請文件心得,推薦Aboa
 時間  Fri Jul 14 23:58:27 2017

◎帳號(譯者或案主):Aboa

◎評價(正評或負評):超級正評!!!

○事由:2017 fall 美國留學申請

申請結果:Master
HCI: U Michigan, U Maryland, Indiana U, NYU, IDM, UF
CS: USC, UC Davis

申請背景:
2016年已經申請過一次,但結果不理想,所以2017年又再申請一次
Aboa是我2017年的writer。

整體心得:
Aboa是我詢問我同校的學姊推薦的,加上板上許多同學的推薦,立馬決定請Aboa幫忙,從
開始跟Aboa聯繫,編修,到完稿送出申請的過程中,我都感覺到Aboa很大的支持,Aboa很
能夠體會每位申請者的緊張心情,當時我一邊備考一邊趕文件,Aboa都會跟我說:你先專
心考(比如說一周後考試),文件交給我,加油!真的很貼心!!而且Aboa也有修改許多
HCI領域SOP的經驗,過程中除了我的文章的結構調整外,也會提醒我許多這領域可以提到
的專業名詞或是可以詳述的研究方法,非常專業又可靠,真心大推!

我總共請Aboa完成了非常多篇的SOP(母版+子版)加上CV與特別學校要求的essay
編修的順序大約是: CV->SOP(HCI母版)->SOP(CS母版)->各校SOP(子版)->
Maryland writing essay
我分別依文件類型分享一下合作心得

CV:
在一開始請Aboa編寫時,就想說連CV一起,我是用我工作用的CV為底,加了幾項最近的
update說明就給Aboa了,Aboa幫我將我每一項經驗的詳細說明都再整合並精簡,許多贅字
都有被修掉,幫我將我差點爆頁的CV縮至兩頁,而且內容完全沒有打折,有的甚至感覺說
得更貼切,Aboa也會透過CV了解我的背景資訊,在之後SOP修改中,都會提點說有什麼
經驗可已連接,或是提醒我哪些東西適合放CV哪些適合放在SOP,建議有要請Aboa修改SOP
的人也可以一起請Aboa修改CV,我覺得Aboa可以幫助你的兩份文件相輔相成。

SOP :
因為我的背景也是混合了設計與工程,所以在一開始申請時我就同時丟HCI相關program與
CS,所以Aboa建議我,先將我最主要的申請領域HCI的母版完成,再將其中UX的部分拿掉,
往比較技術方面的部分撰寫出CS用的母版,在撰寫HCI SOP時,我自己對於自己想出來的
開頭段(hook)很不確定,有點跳痛,Aboa會陪著我一起討論哪一種寫法比較好,還有幫我
分析哪一種寫法可以抓到學校教授或是委員在審核時的眼球!結果證明真的很有效!!
我在將第一版草稿給Aboa時,都有將我每一段中文的原意打在註解給Aboa,Aboa也會看過
我中文之後幫我修改用字,或是幫我整句改寫,讓我的文章更貼近我要表達的意思,之後
每一段有任何問題,Aboa與我也都會透過註解來討論。

時Aboa修改文章也很重視邏輯,她會在修改的同時跟我討論每個動機之間的串聯,或是
該如何敘述,例如:我想加入一個做過的A專案(它有得獎,但它其實跟我要念得有點距
離)我苦思許久不知如何串聯才有邏輯,Aboa就會說,你可以說成你想將A專案update,
而你要念的領域的技術加上去後,A專案可以更完美之類的,讓整個文章前因後果很順,
且重要經驗都有提到。

編寫子版時(各校客製化內容),除了我自己查或是找到的學校教授與課程資訊外,Aboa
如果讀到比較不確定的部分,她也會請我提供學校課程的網頁聯結,幫我一起看過,確認
我沒有會錯意寫錯東西,真的非常感謝!另外Aboa也會幫你架構好客制段落的架構與句型
,讓我能夠更快的修改成其他學校版本。而各個學校特別要求字數時,Aboa也會幫忙濃縮
或是延長(請我多寫一些東西她再修改),讓我的SOP強而有力!

Essay
由於我申請的學校中,Maryland特別要求的一份essay,分析一個界面,這個部分因為專
業領域的關係,我在寫初稿時就儘量用正確的專有名詞與參考文件,翻閱了很多書,有些
部分也有用中文附註給Aboa,但是我的寫作還是偏向口語,不太像是學術寫作的用字,Ab
oa在用字與句型上幫我修改了很多,也濃縮了許多敘述,讓分析的文章看起來更專業!

總結:
Aboa再整個申請過程中幫助我很大,除了文章的編修外,有分享了很多她的申請經驗等等
,給我很大的安定與鼓勵,讓我整個申請過程能夠穩穩順利的完成!而且每次看到Aboa幫
我修改回來的文章時,都像是在上英文寫作課,學習Aboa使用的用字與句型,真的幫助我
很大,那段時間大概是我寫作進步最快的時候吧!

最後還是需要說明一下,整個合作過程申請者自己也是要做功課的!Aboa是位很認真也很
願意跟你一起討論的Writer,但是前提是你要自己對自己要寫些什麼有想法了。如果你有
很多對文想法想跟Aboa討論,我相信Aboa可以回饋給你很多寶貴意見!但是如果你都不知
道自己能寫什麼,可能還需要花一些時間自己思考文章歐,畢竟出國求學是一筆不小的投
資,儘量做到最好不要留遺憾:)

◎至少擇一填寫

  案件類型與成交價格 :
  CV(兩頁):1000
  SOP HCI 母版:3600 (1250字)
  SOP CS 母版:1500
  SOP 子版:每篇600
  Maryland essay:3000 (約1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