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Fulbright 攻讀博士學位獎助金介紹及準備--口試 (Part 2)

接續前篇關於Fulbright獎學金的介紹及準備心得,Part 2 來也。這篇文章將著重在獎學金申請的口試部分,也會分享我當時準備以及參加口試的過程及心得。在接續正文之前,得先說明一下我申請Fulbright的背景。當時我剛結束第一次的博士申請,申請了約十間學校,卻沒得到半間錄取,信心實在低落(雖然理性上知道申請學校這種事情沒有絕對,但通通被拒絕也難免傷心)。Fulbright的口試通知,在當時的我看來,是我自從準備留學以來所得到的第一個肯定,雖然還不是最終決勝,其意義簡直比被錄取還要振奮人心(噢耶)。

因此呢,我就很雀躍地要來開始準備口試~當時很幸運,請到三位教授級的老師來幫我陪練,其中兩位老師曾經順利通過Fulbright口試,取得獎學金,赴美進修或攻讀學位。有了內行人當教練,心裡踏實多了。在準備具體作答內容前先和老師們討論,歸納出應考者必備的三個問題:自我介紹、研究介紹,和去美國念博士的原因。這三個問題是應考者可以主動掌握的題目,一定要好好準備。由於Fulbright是一個涵括多種領域的獎學金,所以這三題的答題要旨,不在於強調你的學術潛力或者你的研究在特定領域的重要性,而是多加闡述自己的特長,說服對方你的人格特質、研究方向符合Fulbright program的宗旨,引導面試委員思考若投資你的研究和在美生涯,能替Fulbright program得到甚麼樣的報酬和價值。簡單來說,就是要「站在對方的立場作答」,「回答對方有興趣知道的內容」,而不是一味強調自己所認為的優點,而忽略了與面試委員的對話。

面試時每位應試者大約有十五分鐘的時間,因此除了回答上述三個問題,剩下的時間就由口委自由發揮。準備口試的時候,可以請陪練的朋友當考官,協助應考人模擬口試,一方面熟練自我介紹等已經準備好的應答內容,一方面從各種不同角度,提出面試時可能遭遇到的各種問題,增進臨場感,也加強應試者對於不確定性的反應能力。我準備時除了準確計時(十五分鐘)之外,也將過程錄音,一一檢討各個問題回答的內容好壞。計時練習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有助於控制每題作答時間長短,且能清楚掌握三個必答問題之外,在面試的十五分鐘內,還有可能被問到多少問題,進而能更有效率的準備這些「意外題」。

當時幫我忙的幾位老師都很熱心,他們在學術界各種應試經驗豐富,給我的許多建議現在回想起來記憶猶新,例如以下我與某師的對話:

師:如果問題回答不出來,也絕對不要說"I don't know"!這樣等於回絕問你問題的人,讓對方覺得你連想都不想就說不知道,誠意可疑啊。就算自己心中一點想法也沒有,也要盡量講,講著講著,你可能就知道要講什麼了啊。然後啊,在回答中也不要出現 "somewhat"這個字,因為這會給聽者一種不可靠,隨便說說的印象。
我:喔~但是經過老師你這樣再三強調,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些不可說的字眼,可能面試時我遇到不會的題目,就脫口而出 "Somewhat, I don't know" !這樣等於一次踩到兩個地雷啊哈哈
師:⋯⋯

準備良久,磨刀霍霍,終於到了面試那天。面試地點就在學術交流基金會,我被排到早上場次,就搭高鐵從新竹出發,早早就抵達面試地點好整以暇(誤)。面試在一間會議室進行,還沒輪到的應試者,就在外面的辦公區域等候。等待時分,不免心中焦灼,看著一起等候的同伴一個個被傳喚入內,心裡也跟著怦怦躁動起來。會議室的隔音不太好,若等候時聽得會議室中傳出談笑風生,自忖敵手過強,必然會被錄取,自己的機會要少一個了。若會議室內一片死寂,料想應試者大概勝算不高,我可多一分機會,可又擔心自己能否應付場面⋯⋯

漫長的等待,就在這些沒啥意義營養的念頭流轉中度過,轉瞬就叫到我的號碼。 一進會議室,一張橢圓大圓桌,我坐在底端一席,其他就全是面試委員,人數可真不少啊,當時太過緊張,時間也不足,也沒時間細數究竟有多少人。坐定後,按表操課,先與面試委員一一來個眼神接觸 eye contact ,展顯友善微笑(自以為),就開始自顧自地說起自我介紹來。當時我已經在EASTS英文學術期刊工作,就也帶了幾本印刷精美的期刊(立刻變身熱情小編輯+期刊推銷員),藉此展現自己有用英文工作的能力。自我介紹結束,就接著講自己的研究計劃和想去美國留學的動機,一切按計劃進行,自覺頗為順利。講完後面試委員開始發問,針對我碩士論文寫的清代中外關係題目,問了一個和清代政治有關的問題。問題的細節現在已經記不得了,只記得我在回答時,一直在 imperial court 或 imperial government 兩者間游移不定,不知用哪個好,腦子卡關,只感覺到時間分秒流逝,氣勢衰弱。後來好不容易回答完這題,時間也到了,面試主持人問諸位委員是否還有問題想問,但無人發問,我也就在大家一副「我們對你興趣有限,你的時間到囉請你可以離開了」的表情中---這當然是我自己的解讀---被請出會議室了。

結束後覺得自己似乎表現不佳,大概錄取無望,卻很快的在隔天就收到錄取通知。Fulbright 的肯定,開啓了我第二次博士班申請之路。在準備過程中,雖然說有許多針對Fulbright獎學金的特定練習,但也開始培養一些普遍性的能力,如SoP寫作和面試技巧等,對於申請學校,也終於開始有種熱身完畢的感覺,要再次準備用力敲開美國博士班的大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